栏目导航
旺角论坛
中国海军护航记事之二:首批编队的第一次
时间:2019-01-04

  在王东的记忆中,首批护航编队于2009年1月6日下战书三四点达到亚丁湾。“我以为会先休息一段时间,因为航行了这么远,结果直接就开始护航,这也是出乎预感的。”

图为2010年7月,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陆战队员进行训练。中新社发 钟魁润 摄 图为2010年7月,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陆战队员进行训练。中新社发 钟魁润 摄

  回忆那次护航,多位海军官兵对中新社记者谈起出发前的发愁。海口舰政委邹琰表示,从亚龙湾到亚丁湾,陌生的航道、海况让他在起航前有些担心。王东也说,装备器材的行前准备只能凭借教训,“心里面不底”。为了便于打理,他同良多战友一样,在出海前剃了光头。

 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海军官兵们与海盗的首次相遇。当警报拉响时,所有舰员第一时间奔向战斗岗位,舰艇转入高速机动,发动机的加速运行提高了舱室内的噪音。

  李明江说,某次有外军护航舰艇武力营救一艘被劫持商船,海盗小艇对着水面射击,枪声持续了20多分钟。不远处的海口舰甲板上,他手握机枪,盯着事发海疆的方向。出海前,他们接受了射击、战术等方面的练习,来到海上后又反复研练反海盗打算,这也为后续批次的护航编队供应了可借鉴的经验。

  中新社记者 李纯

  李明江的战位在舱面,护航任务初期,他每天都能看见一只大渔船拖拽多少艘小艇航行的情景,“跟渔民差不久”。后来他才意识到,这就是当地的海盗船。长此以往,官兵们也把持了一些辨认海盗船只的细节:“船上有桶,用油布遮着,也看不见有渔网,四五个人一个小艇。”

  从某种程度上讲,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是这一变革的起点,在为世界带来安全红利的同时,也增添了护航官兵的名誉感。

  首批护航编队将遭受海盗劫持的“天裕8号”渔船护送至保险海域后,船员们在纸板上写下“感谢中国海军,你们辛苦了”。回想此番场景,戴飘扬说,那是他实行护航义务以来第一次感到光荣与自豪。(完)

图为2009年4月,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“全家福”,依次为武汉舰、海口舰、微山湖舰及舰载直升机。中新社发 李唐 摄 图为2009年4月,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“全家福”,依次为武汉舰、海口舰、微山湖舰及舰载直升机。中新社发 李唐 摄 图为2010年7月,航拍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护航现场。中新社发 中国海军供图 图为2010年7月,航拍中国海军第六批护航编队护航现场。中新社发 中国海军供图 图为2013年,中国海军第十四批护航编队警戒驱离疑似小艇。中新社发 王长松 摄 图为2013年,中国海军第十四批护航编队警戒驱离疑似小艇。中新社发 王长松 摄

  2008年12月26日,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自三亚某军港起航,赴亚丁湾、索马里海疆执行护航任务。124个昼夜,编队开创了全程不靠港远海长时间履行任务、与多国海军在同一海疆执行任务等中国海军历史上的多项首次,首书一笔的背地是护航官兵们经历的很多第一次。

  素来硬弩弦先断。为缓解护航官兵们紧绷的神经,编队在大年三十当天开明了越洋电话。第一次在亚丁湾过春节,官兵们每人有三分钟的通话时光,向远隔重洋的家人报个保险。

  中新社北京12月27日电 题:中国海军护航记事之二:首批编队的第一次

  当初的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早已不复“缺水少菜没通信”的窘境,舰艇生活得到改进的同时,也体现其远海保障才干的提升,被视为中国海军补齐短板、均衡发展的表现。有观点指出,中国海军努力增强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才能跟水平,成为维护世界跟平与地区牢固的重要力量。

图为2009年8月,中国海军第二批护航编队“深圳”舰、“黄山”舰在亚丁湾接受“微山湖”舰补给。中新社发 曹海华 摄 图为2009年8月,中国海军第二批护航编队“深圳”舰、“黄山”舰在亚丁湾接收“微山湖”舰补给。中新社发 曹海华 摄

  “第一次确实没教训,怕在海上没的吃。”时任海口舰洽购员的戴飘荡记得,舰上两个储藏库被各类食物塞得满满当当,舰员取物只能爬进爬出。伸手难及库舱深处,“守着库门吃”成了炊事班备餐的准则。任务后期,士兵们在矿泉水瓶里泡蒜苗,弥补绿叶蔬菜的匮乏。

  “当时心里想,到了这么远的地方,断定会风浪很大。结果到了亚丁湾一看,波涛汹涌,觉得出人意料。”曾经四次随中国海军舰艇执行护航任务的海口舰柴油机班长王东,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亚丁湾海面的景象。

  本是“越洋传情”的暖心之举,却因家人在贴春联时错过电话,成了王东首次护航的遗憾。“好不容易轮到我打电话,憋了一肚子话想说,成果没人接听,非常失落。看人家聊得挺开心,都超时了,我这边时间还没到呢。当初想想也挺好,是一种回忆。”